wb-homina-fourteenth-century-to-seventeenth-century-teaser
Close

十四世纪 - 十七世纪

By J.K. Rowling

阅读章节1

尽管欧洲探险家首次抵达美洲时,将其称为“新世界”,但巫师早在麻瓜之前就已经知道美洲的存在了。 (备注:每个国家对于没有魔法能力的人都有其称呼,英国称之为麻瓜,而美国则称之为“麻鸡”)。多种魔法旅行方式——扫帚与现影术,更不用说预见未来的能力,这意味着各地的巫师界从中世纪起已经有互相联系。

美国原住民的魔法族群以及欧洲、非洲的魔法界,早在十七世纪“麻鸡”欧洲人移民美洲之前已经知道彼此的存在。 当时,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魔法社会之间的共通点。某些家族非常显而易见是“魔法家族”,而魔法有时也会出现在过去丝毫没有相关背景的家庭。巫师与非巫师的人口整体比率似乎相当一致,而麻鸡的态度亦同,不论他们在哪里出生。在美国原住民部落之中,一些巫师与女巫曾被接纳甚至在部落中备受尊崇,他们作为巫医医治病人获得声望,或是出色的狩猎者。然而,其他巫师和女巫经常因他们的信仰而遭到污蔑,因为他们被视为恶灵附身。

在美洲原住民的传说中,“皮行者”-一个能够随心所欲变换动物形态的邪恶巫师或女巫-是有事实依据的。根据美洲原住民阿尼玛格斯发展而成的传说中,阿尼玛格斯以近亲的性命为代价换取幻形的力量。事实上,大多数的阿尼玛格斯是借由变换动物形态来逃避迫害、或是为部落狩猎。这类的负面谣言通常来自于没有魔法能力的“麻鸡”巫医。有时他们假装自己会使用魔法,却因害怕露出马脚而造谣。

美洲原住民巫师界对于动物与植物相关的魔法极具天赋,特别是他们在魔药制作的领域已经远远超越欧洲。美洲原住民与欧洲巫师的施法方式,最显著的差别在于有无使用魔杖。

魔杖起源于欧洲。魔杖可以引导法力,使魔法更为精准及强大,即使魔杖被认为是最伟大的巫师及女巫的标志,他们并不需要使用魔杖也能施展高深的魔法。作为美洲原住民的阿尼玛格斯与制药师,即使不使用魔杖也可以施展复杂的魔法,然而符咒与变形术在不使用魔杖的情况将难以施展。

Close this
wb-homina-seventeenth-century-and-beyond-teaser
Close

十七世纪及以后

By J.K. Rowling

阅读章节2

随着“麻鸡”欧洲人开始移民到新世界,更多欧洲巫师及女巫也定居在美洲。和同行的麻鸡一样,他们也有许多离开祖国的原因。 有些人憧憬冒险,但大部分则是为了逃跑:有时是遭到“麻鸡”的迫害,有时是同类,甚至是巫师界权威人士。 后者企图趁着“麻鸡”人数增加的时机融入人群、或是隐藏在美洲原住民的巫师族群中,因美洲原住民的巫师一般上愿意庇护且欢迎欧洲的同胞。

尽管如此,最初对于巫师及女巫而言,新世界的环境很明显比旧世界更严厉。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点:和同行的“麻鸡”一样,他们来到一个设施很少的国家,除了他们自己所制作的以外。 以往,他们只需拜访当地的药剂师就能够找到制药的必需品,但在这儿,他们必须在不熟悉的魔法植物中四处搜索。 当地也没有知名的魔杖制造商,而后来世界知名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在当时也只有一间简陋且粗糙的小屋、两名老师、与两名学生。

第二点:麻鸡移民者的行为导致大部分巫师祖国的非魔法族群看起来比较和蔼可亲。 不仅因为移民者开始对美洲原住民发动战争,导致魔法族群的团结受到打击,他们的宗教信仰使他们难以容忍任何魔法形式的存在。 清教徒热衷于指责他人使用巫术,即便证据十分薄弱,因此新世界的女巫和巫师对这些人保持高度警戒是正常的。

最后一点,也是美洲巫师新移民可能遭遇到最危险的问题就是“肃清者”。由于美洲的巫师界不大、分散、隐秘,并且还未具备自己的执法机制,此状况所导致的漏洞被一群来自不同国家、不择手段的巫师雇佣兵所填补。他们组成既残暴又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并致力于猎杀知名的的罪犯,及任何值得一些黄金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肃清者变得越发腐败。在远离他们的魔法政府部门的管辖后,许多成员沉溺于权势及与任务不符的残暴行为。这类肃清者享受流血与酷刑,甚至贩卖巫师同胞。十七世纪后期,肃清者在美洲的数量成倍增加。甚至有证据显示,肃清者将无辜的麻鸡冒充成巫师以向社区里易上当的非魔法成员换取报酬。

著名的塞勒姆审巫案(1692年到1693年)是巫师界的悲剧。巫师历史学家认为,当时的所谓的清教徒审判者至少有两名是知名的肃清者,他们是为了报复在美洲所结下的积怨。当中许多死者确实是女巫,但并没有犯下被指控的罪行。其他人只不过是不幸被卷入了嗜血风气的麻鸡。

赛勒姆事件之所以对魔法界意义深远,原因远大于死亡的悲剧。其直接的影响是造成许多巫师及女巫逃离美洲,还有许多人决定不在此地定居。相较于欧洲、美洲、非洲,美洲当地的魔法界人口数量产生微妙的变化。直到二十世纪早期,巫师及女巫在美洲总人口中的数量依旧少于其他四大洲。由于纯种家族可以透过巫师界的报纸获得清教徒与肃清者的行动与详细消息,所以极少前往美洲。 这代表新世界中,出身于麻鸡家庭的巫师女巫比率远大于其他地方。尽管这些巫师女巫一般仍会选择嫁给同类并建立自己的纯魔法家族,但在欧洲魔法史中被奉行已久的纯血主义,到了美洲则形同虚设了。

塞勒姆事件所造成的影响,最显著的莫过于是在1693年成立的美国魔法国会,比麻鸡国会的成立早了一个世纪。美国当地巫师及女巫皆知的简称为MACUSA(通常读作马库扎)。这是北美巫师界首度团结起来,为己方制定法律并向其他国家学习,有效地建立与麻鸡和平共处的魔法世界。 MACUSA成立后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审判那些背叛同类的肃清者。那些犯下杀人罪、贩卖巫师人口、酷刑折磨与其他残酷恶行的人也都受到处决。

数名最恶名昭彰的肃清者逃避了追捕。发布国际追捕令后,他们隐没在麻鸡人群之中永远消失了。有些人与麻鸡共组家庭,生下的孩子若是有魔法天赋,将会被抛弃,只留下没有魔法的后代,以隐藏自己肃清者的身份。报复心强的肃清者,在被驱逐后,会传承坚定的信念给自己后代子孙:魔法是真实存在的,任何曝光的巫师和女巫都应该被消灭。

美国魔法史学家西奥菲勒斯・阿博特已经证实了深信魔法却极度憎恶魔法存在的家庭确实存在。可能因反对魔法的信仰、以及肃清者后代的行为,造成美洲的麻鸡似乎比其他地方的人民更难被魔法欺骗和蒙蔽。这对美洲魔法界的统治也产生深远的影响。

Close this
wb-homina-rappaports-law-teaser
Close

拉帕波特法律

By J.K. Rowling

阅读章节3

在1790年,MACUSA的第十五任首席艾蜜莉・拉帕波特针对巫师与麻鸡之间的族群隔离制定了法律。随后发生了一件最严重违犯国际保密规约,导致MACUSA被国际巫师联合会羞辱与谴责的事件。这事件非同小可,因为这次的违法事件发生在MACUSA内部。

简单来说,这项重大事件牵扯到拉帕波特总统所信任的宝藏与卓锅管理者的女儿(卓锅是美国魔法界通用的货币,而卓锅管理者就如同字面的意思,意指财政部长。) 亚里斯多德・十二树是个能干的人,但是他的女儿朵喀斯却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她就读伊法魔尼魔法学校时的表现欠佳,而当她的父亲升任高官时,她成日蜗居在家,不事魔法,心思大都花在她的服装、发型及派对上。

有天在当地郊游时,朵喀斯・十二树迷恋上一个叫巴托罗缪・巴波的英俊麻鸡。朵喀斯却不知道,巴托罗缪是肃清者的后代。他的家族里没人会魔法,但他对魔法的存在却是由衷坚信且不可动摇的,同时他也深信所有的巫师及女巫都是邪恶的。

朵喀斯不知道大祸临头,全然相信巴托罗缪对她所施的“小把戏”真的感到兴趣。在她的男伴自然的诱导下,朵喀斯透露了MACUSA及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的秘密地址、国际巫师联合会的相关资讯、与这些组织保护及藏匿巫师界的方法。

他从朵喀斯身上搜集到一大堆资讯后,巴托罗缪偷了她心甘情愿展示给他看的魔杖,再尽可能地召集新闻记者并展示那支魔杖。他聚集一群武装的朋友,展开迫害行动、期望能杀光邻近区域所有的巫师及女巫。巴托罗缪更进一步印制传单,上方提供了巫师及女巫聚集的地点,并寄信给麻鸡高层,其中有部分人认为有必要前去调查那些地方是否真的有所谓“邪恶的秘密聚会”。

巴托罗缪・巴波在美国完成揭露巫术的任务后,被冲昏头脑,进而逾矩干涉不属于他分内的事。他朝一群他相信是MACUSA巫师的人群开枪,然而他们不过是一群刚巧从他正在监视的可疑建筑离开的倒霉麻鸡,所幸无人死亡。巴托罗缪因其罪行而被逮捕和监禁,其中并不需要MACUSA的参与。事件发生后,MACUSA相当辛苦地收拾朵喀斯的轻率所造成的烂摊子,而巴托罗缪入狱一事使他们松了好大一口气。

巴托罗缪大量放送他印制的传单后,部分报社将这件事视为重大消息,在报纸上放上了朵喀斯的魔杖照片,并注明它一经挥动即可产生“骡子踹脚般的力量”。MACUSA的建筑物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只好迁移他处。在一次公开质询中,拉帕波特在讯问下向巫师国际联盟坦承,她不确定所有涉及朵喀斯泄漏资讯的人是否皆已被施以“一忘皆空”咒了。泄露问题非常严重导致其后遗症持续多年。

尽管魔法界有不少人提出将朵喀斯终生监禁、甚或处死,她实际上只在监狱待了一年。 出狱后朵喀斯感到颜面尽失、惊恐疲乏,她出现在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巫师界,带着自己最忠实的伴侣:一面镜子及她的鹦鹉好友,隐居一生。

朵喀斯的轻率行为促使拉帕波特法律的实施。拉帕波特法律严格执行麻鸡及巫师界之间的隔离,巫师不得与麻鸡结交朋友或通婚,与麻鸡过从甚密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与麻鸡之间的交流也仅限于进行日常生活必要的通讯联络。

拉帕波特法律进一步深化了美国与欧洲巫师界之间的文化差异。在旧世界,麻鸡政府及其魔法部门之间总有一定程度的秘密合作及联络。在美国,MACUSA是完全独立运作,跟麻鸡政府毫无瓜葛。在欧洲,巫师与麻鸡是朋友并且可以通婚;在美国,巫师对麻鸡的敌意日渐加深。 简而言之,美国巫师界对麻鸡社会原本就已经特别多疑,而拉帕波特法律更将美国魔法社会推向更隐秘的地下活动。

Close this
wb-homina-1920s-wizarding-america-carousel-teaser
Close

1920年代的美国巫师界

By J.K. Rowling

阅读章节4

即使绝大多数的麻鸡同胞都选择忽视美国巫师的贡献,但他们在1914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占有一定的份量。 由于战争双方都有魔法分子,因此他们的付出并没有造成决定性的影响,然而巫师们的确成功减少战争的死亡人数,也多次击败他们的敌对巫师。

这种共同努力的行动并没有软化MACUSA反对麻鸡与巫师交往的立场,拉帕波特法律仍坚决执行。 1920年代,美国巫师界已经习惯了必须维持比起欧洲同类更为低调的行事风格,而且选择伴侣都仅限于自己的同类。

朵喀斯・十二树严重违反保密协议的事件在魔法界中广为流传,往后人们常用“真是朵喀斯”以形容愚蠢、不称职的行为。 对于无视国际保密协议的人,MACUSA始终采取严惩措施;此外,相较于欧洲,MACUSA更加无法容忍魔法的诸多事物如:幽灵、调皮捣蛋鬼、奇兽等。因为奇兽和鬼魂之类的存在都可能会造成麻鸡发现魔法存在的风险。

1892年的大脚怪之乱之后(完整细节请参考奥尔蒂斯・奥弗莱厄蒂的知名著作《大脚的最后一战》),MACUSA总部进行第五次的迁移,从华盛顿转移到纽约,直到1920年代为止。那十年间,都是由一名来自萨凡纳,著名且天赋异禀的女巫,赛拉菲娜·皮盖瑞女士任职MACUSA首席。

1920年代时,伊魔法尼巫术与魔法学校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蓬勃发展后,成为世界公认最大的魔法教育机构之一。 在他们推广共同教育的努力下,所有巫师与女巫 都已经对魔杖的操控相当熟悉。

十九世纪末的立法明订,美国魔法界的每一名成员都必须携带“魔杖许可证”,借此追踪所有魔法行动、并通过魔杖辨别肇事者。 在英国,奥立凡德是无人可与之竞争的魔杖制造者,而北美洲则有四名伟大的魔杖制造者。

希柯巴・沃尔夫是乔克托族(北美洲原住民部落)的后裔,以魔杖的精细雕工闻名,他制作的魔杖内含雷鸟尾巴的尾羽(雷鸟是美国的魔法鸟类,与凤凰有血缘关系)。沃尔夫的魔杖通常都具有非常强大的力量,虽然很难掌握,对于变形师尤其珍贵。

约翰内斯・琼克尔出身麻瓜家庭,他的麻鸡父亲是一位成功的木匠,使他也成为了成功的魔杖制造者。他的魔杖受到许多人的热爱,辨识度也相当高,因为魔杖常镶有珍珠母。在使用各种材料做为杖芯进行实验后,琼克尔偏好使用的魔法材料是猫豹的毛发。

蒂亚戈・奎塔纳的魔杖当时曾在魔法界掀起一阵轰动,光滑且偏长的魔杖开始在市场流动。每支魔杖都内含一根阿肯色州怀特河怪的半透明背脊,所施展的法术强力且优雅。原先有人担忧怀特河怪的数量会因此骤减,但后来证实只有奎塔纳一人知道诱捕怀特河怪的方法。奎塔纳直到过世都未曾向任何人透漏此秘密,用怀特河怪背脊所制作的魔杖也就此停产。

维奥莱塔・博韦是来自新奥尔良的知名魔杖制造者。她的魔杖取材自湿地的夏花山楂木,多年来她始终拒绝透露自己魔杖杖芯的秘密。最终被人们发现,里面含有湿地狼人的毛发——湿地狼人是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湿地出没,极度危险的狗头怪物。传言道,博韦的魔杖对于黑魔法的渴求,就如鲜血之于吸血鬼一般。然而在1920年代战争时期,有许多美国的伟大巫师都只带着一支博韦魔杖就上了战场,皮奎里总统据说也拥有一支。

1920年代巫师界与麻鸡之间的不同点之一是,MACUSA允许女巫及巫师喝酒。有许多人批评此政策使得巫师和女巫在一群清醒的麻鸡中仿若鹤立鸡群般引人注目。然而,在她难得轻松愉快的时刻,皮盖瑞首席表示在美国当巫师已经够辛苦了,她对总参谋长说“忘忧水”绝对不准被禁止。

Close this
探索更多
神奇动物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