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homina-fourteenth-century-to-seventeenth-century-teaser
Close

十四世紀到十七世紀

By J.K. Rowling

閱讀第一篇

儘管歐洲探險家首次抵達美洲時,將其稱為「新世界」,但巫師早在麻瓜之前就已經知道美洲的存在了。 (備註:每個國家對於沒有魔法能力的人都有其稱呼,英國稱之為麻瓜,而美國則稱之為「莫魔」,莫有魔法的簡稱)。魔法旅行有許多種形式,掃帚與現影術是其中幾樣,更何況還加上預視和感應的能力。這意味著從中世紀起,各地魔法界已經能夠相互聯繫了。

美國原住民的魔法族群以及歐洲、非洲的魔法界,早在十七世紀「莫魔」歐洲人移民美洲以前就知道彼此的存在。當時, 他們就已經注意到了魔法社會之間的共通點。某些家族是非常顯而易見的「魔法家族」,而魔法有時也會出現在過去絲毫沒有相關背景的家庭。巫師與非巫師的人口整體比率似乎相當一致,而莫魔的態度亦同,不論他們在哪裡出生。在美國原住民部落之中,部分巫師與女巫曾受到接納,甚至在部落中備受尊崇,例如擔任巫醫救治人們而獲得聲望,或是成為出色的狩獵者。然而,多數的巫師和女巫常遭到信仰的打壓,因為魔法常被視為惡靈附身。

在美洲原住民的傳說中,「皮行者」是能夠隨心所欲地轉變成動物型態的邪惡巫師與女巫,而此傳說並非空穴來風。這個說法是以美洲原住民的幻獸師為根據發展而成:傳說,幻獸師以近親的性命為代價換取幻形的力量。事實上,大多數的幻獸師是藉由轉變動物型態來逃避迫害、或是為部落狩獵。這類的負面謠言通常來自於不具魔法能力的「莫魔」巫醫。有時他們假裝自己會使用魔法,因害怕露出馬腳而造謠。

美洲原住民巫師界對於動物與植物相關的魔法極具天賦,他們魔藥製作的領域已經遠遠超越歐洲巫師。美洲原住民與歐洲巫師的施法方式,最顯著的差別在於有無使用魔杖。

魔杖起源於歐洲,魔杖可以引導法力,使魔法更為精準、強大。儘管魔杖被視為許多偉大的巫師及女巫的標誌, 但他們不須魔杖也能施展高深魔法。美洲當地的幻獸師與製藥師即使不用魔杖也可施展複雜的魔法, 然而符咒與變形術不使用魔杖將難以施展。

Close this
wb-homina-seventeenth-century-and-beyond-teaser
Close

十七世紀及以後

By J.K. Rowling

閱讀第二篇

隨著歐洲不會魔法的「莫魔」開始遷移到新世界,歐洲巫師及女巫前往美洲的移民人數也越來越多。和莫魔移民一樣,他們離開原生國家的原因也非常多元。有些人憧憬冒險,但大部分則是為了逃跑:可能是遭到莫魔的迫害,也有人是被巫師或女巫同類追殺,或遭到巫師界權威人士盯上。後者多半趁著莫魔人數增多的時機融入他們,或隱藏於美洲原住民的巫師族群中。美洲當地巫師多半對歐洲的巫師同類態度友善,並願意庇護他們。

儘管如此,早期新世界的環境對於巫師及女巫而言,相較於歐洲仍明顯的相對嚴苛。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點:和莫魔們民一樣,他們來到一個設施極不齊全的國家,除了那些能自行製作的以外。以往, 他們只要拜訪當地藥劑師就能夠取得製藥所需的材料,但在這裡,他們必須在不熟悉的魔法植物之中四處搜索。 當時也沒有知名的魔杖製造師,而後來世界知名的伊法魔尼巫術與魔法學校, 那時候也只有一間破爛的小屋、兩名老師、與兩名學生。

第二點:莫魔移民者的行為襯托得在英國多數的非魔法族群相對顯得和藹可親。移民開始對美洲原住民發動戰爭,導致魔法界的和平受到重創。此外,宗教信仰使這些莫魔移民難以接受魔法的存在。清教徒熱衷於指責他人使用巫術,即便證據不足也如此。因此,新世界的女巫和巫師不得不對這些人保持高度警戒。

最後一點,也是美洲巫師新移民可能遭遇到最危險的問題,就是「肅清者」。美洲的巫師界不大、分散、隱密,且尚未具備完善的執法機制,此情況導致漏洞出現——一群來自不同國家、不擇手段的巫師傭兵,組成既殘暴又令人聞風喪膽的特務小組。目標不單只是獵殺名單上的罪犯,也包括那些能換取現金的人頭。隨著時間過去,肅清者變得愈發腐敗。在遠離他們的魔法政府部門管轄範圍後,受到權勢的薰心,並沉迷於超乎任務允許範圍的暴力。這類肅清者十分熱衷見血與折磨的畫面,有的甚至走上極端,開始販賣巫師人口。十七世紀晚期,肅清者在美洲的人數呈倍增加。證據顯示,肅清者為了報酬,甚至抓無辜的莫魔充當巫師販賣,向不會魔法的人騙取報酬。

著名的賽勒姆巫審(1692-1693年)是魔法界的悲劇。魔法歷史學家認為,當時的清教徒審判者至少有兩名是知名的肅清者,他們審判只是想為了在美洲結下的積怨進行報復。巫審中有許多死者確實是女巫,但並沒有犯下被指控的罪行。其他人則是莫魔,只是不幸被嗜血的風氣波及到。

賽勒姆事件之所以對魔法界意義深遠,不僅止於死亡的悲劇,最直接的影響是造成許多巫師及女巫逃離美洲, 更有許多人決定不在此地定居。相較於歐洲、亞洲、非洲,美洲當地的魔法人口產生相對微妙的變化。直到二十世紀早期, 美洲總人口中的魔法人口,依舊少於各大洲。由於純種家庭可透過巫師界的報紙獲得清教徒與肅清者的詳細消息, 所以極少前往美洲。這代表新世界中, 出身莫魔家庭的巫師女巫比率遠大於其他地方。儘管這些巫師女巫,一般仍會選擇嫁給同類並建立自己的魔法家庭, 但歐洲魔法史中被部分人奉行已久的純種理想,到了美洲就更形同空談了。

塞勒姆事件所造成的影響,最顯著的就是1693年成立的美國魔法國會(the Magical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相較於莫魔後來創立的國會,遠遠早了一個世紀。美國當地巫師界稱之為MACUSA的美國魔法國會,是北美巫師界首度團結起來, 制定魔法界的法律,如同其他國家的成立,有效地建立與莫魔和平共處的魔法世界。MACUSA成立後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審判那些背叛同類的肅清者。那些犯下殺人罪、巫師人口販賣、酷刑折磨與其他殘酷惡行的人也都受到處決。

數名最惡名昭彰的肅清者逃避了追捕。國際發布追捕令後,他們即永遠隱沒在莫魔人群之中。有些人與莫魔共組家庭,生下的孩子若是有魔法天賦,將會被屏除,只留下沒有魔法的後代,以隱藏自己肅清者的身分。那些遭到魔法界放逐、報復心強的肅清者,會傳承堅定的信念給自己後代子孫:魔法是真實存在的,任何曝光的巫師和女巫都應該被消滅。

美國魔法史學家希爾菲洛•阿柏特已經證實了有數個這樣的家庭存在,他們都深信魔法,卻極度憎惡魔法。或許部分原因與肅清者的後代反對魔法的信仰及行動有關,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民, 美洲的莫魔似乎更難被魔法欺騙與蒙蔽。這對美洲魔法界的統治方法也產生深遠的影響。

Close this
wb-homina-rappaports-law-teaser
Close

拉帕波法律

By J.K. Rowling

閱讀第三篇

MACUSA的第十五任首長艾蜜莉•拉帕波,針對巫師與莫魔之間的族群隔離制定了法律。 在一次國際保密協議遭到嚴重違反後,國際巫師聯合會對MACUSA提出極重的譴責。這事件非同小可,因為這次的違法事件發生在MACUSA內部。

簡單來說,這項重大事件牽扯到拉帕波首長所信任的寶藏與卓鍋管理者的女兒(卓鍋是美國魔法界的貨幣, 而卓鍋管理者就如同字面的意思,意指財政部長)。亞里斯多德•十二樹是個能幹的人, 但是他的女兒朵喀斯卻是空有美貌的花瓶。她就讀伊法魔尼魔法學校時表現欠佳, 而當她的父親升任高官時,她成日窩在家,不事魔法,心思大都花在她的服裝、髮型及派對上。

有天在她居住地郊遊時,朵喀斯•十二樹迷戀上一個叫巴索羅謬•巴波的英俊莫魔。朵喀斯卻不知道,巴索羅謬是肅清者的後代。他的家族裡沒人會魔法,但他對魔法的存在卻是由衷堅信且不可動搖的,同時他也深信所有的巫師及女巫都是邪惡的。

朵喀斯不知道大禍臨頭,全然相信巴索羅謬對她所施展的「小把戲」真的感到興趣。在她的男伴循循的誘導下,朵喀斯透露了MACUSA及伊法魔尼魔法學校的秘密地址、國際巫師聯合會的相關資訊、與這些組織保護及藏匿魔法界的方法。

從朵喀斯身上搜集到一大堆資訊後,巴索羅謬偷了她心甘情願交給他看的魔杖,再盡可能地召集新聞記者並展示那支魔杖。接著,他聚集一群攜有武力的朋友,展開迫害行動,期望能殺光鄰近區域所有的巫師及女巫。巴索羅謬更進一步印製傳單,上面提供了巫師及女巫聚集的地點,並寄信給莫魔高層,其中有部分人認為政府有必要前去調查那些地方是否真的有所謂「邪惡的秘密聚會」。

巴索羅謬被自己揭發美國巫術的任務沖昏了頭,進而踰矩干涉不屬於他分內的事。他朝一群他相信是MACUSA巫師的人群開槍,然而他們不過是一群剛巧從他正在監視的可疑建築中離開的倒霉莫魔,所幸無人死亡。巴索羅繆因其罪行而被逮捕和監禁,MACUSA完全不需要介入。事件發生後,MACUSA相當辛苦地收拾朵喀斯的輕率所造成的爛攤子,而巴索羅謬入獄一事使他們鬆了好大一口氣。

巴索羅謬大量放送他印製的傳單後,部分報社將這件事視為重大消息,在報紙上刊登了朵喀斯的魔杖照片,並註明它一經揮動即可產生「騾子踼腿般的力量」。MACUSA的建築物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只好遷移他處。在一次公開質詢中,拉帕波被迫向國際巫師聯合會坦承,她不確定所有接觸過朵喀斯資訊洩漏的人是否皆已被施以「空空,遺忘」咒。洩露問題非常嚴重導致其後遺症持續多年。

儘管魔法界有不少人提出將朵喀斯終生監禁、甚或處死,她實際上只在監獄待了一年。出獄後朵喀斯感到顏面盡失、驚恐疲乏,且必須面對一個變化極大的魔法社會,她選擇隱居一生,帶著自己最忠實的伴侶:一面鏡子及她的鸚鵡好友。

朵喀斯的輕率行為催生了拉帕波法律。拉帕波法律嚴格落實莫魔及巫師界的隔離,巫師不得與莫魔結交朋友或通婚, 與莫魔往來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與莫魔之間的交流也僅限於進行日常生活必要的通訊聯絡。

拉帕波法律進一步深化了美國與歐洲巫師界之間的文化差異。在舊世界, 莫魔政府及其魔法部門之間總有一定程度的秘密合作及聯絡。在美國, MACUSA是完全獨立運作,跟莫魔政府毫無瓜葛。在歐洲, 巫師與莫魔是朋友並且可以通婚;在美國,巫師對莫魔的敵意日漸加深。簡而言之, 美國巫師界所面對的莫魔社會原本就已經特別多疑,而拉帕波法律更將美國魔法社會推向更隱秘的地下活動。

Close this
wb-homina-1920s-wizarding-america-carousel-teaser
Close

1920年代的美國巫師界

By J.K. Rowling

閱讀第四篇

雖然大多數的莫魔同胞都選擇忽視美國巫師的貢獻, 但他們在1914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佔有一定的份量。由於戰爭雙方都有魔法分子, 因此他們的付出並沒有造成決定性的影響,然而巫師確實減少戰爭可能的傷亡,也多次擊敗敵對巫師。

MACUSA對於莫魔與巫師往來的反對態度,卻沒有因為巫師的付出而軟化,拉帕波法律仍堅決執行。1920年代,美國魔法界已經習慣了必須維持比起歐洲更為低調的行事風格,而且結交伴侶都僅限於自己的同類。

朵喀斯•十二樹嚴重違反保密協議的事件在魔法界中廣為流傳,往後人們常用「真是朵喀斯」以形容愚蠢、不當的行為。對於那些沒有將國際保密協議放在眼中的人,MACUSA始終採嚴懲措施;此外,相較於歐洲,MACUSA更加無法容忍魔法的諸多事物如:幽靈、惡鬼、奇獸等。因為奇獸和鬼魂之類的存在都可能造成莫魔發現魔法存在的風險。

1892年的大腳怪之亂之後(完整細節請參考歐提茲•奧法赫提備受讚揚的著作《大腳的最後一戰》),MACUSA總部進行第五次的遷移,從華盛頓轉移到紐約,直到1920年代結束前都未再遷移。那十年間,都是由一名來自薩凡納,著名且天賦異禀的女巫,瑟拉菲娜•皮奎里女士任職MACUSA首長。

1920年代時,伊魔法尼巫術與魔法學校經歷了兩個世紀以上的發展,已經逐漸茁壯,成為世界公認最大的魔法教育機構之一。在他們推廣教育的努力下,所有巫師與女巫 都已經對魔杖的操控相當熟悉。

十九世紀末的立法明訂,美國魔法界的每一名成員都必須攜帶「魔杖許可證」, 藉此追蹤所有魔法行動、並透過魔杖辨別肇事者。在英國,奧立凡德是無人可與之競爭的魔杖製造商, 而北美洲則有四名偉大的魔杖製造者。

希柯巴•沃夫是喬克托族(北美洲原住民部落)的後裔,以魔杖的精細雕工聞名,他製作的魔杖內含雷鳥尾羽(雷鳥是美國當地的魔法鳥類,與鳳凰類似)。沃夫的魔杖通常都具有強大的力量,難以上手,特別受變形師的喜愛。

約漢斯•航克出身麻瓜家庭,他的莫魔父親是一位成功的木匠,使他也成為了成功的魔杖製造者。他的魔杖受到許多人的熱愛,辨識度也相當高,因為魔杖常鑲有珍珠母。使用多種材料做為魔杖核心進行實驗後,航克最後所偏好的魔法材料是貓豹的毛髮。

希亞哥•奎塔納的流線外型且偏長的魔杖推出到市場時,曾在魔法界掀起一陣轟動。每支魔杖都內含一根阿肯色州懷特怪的半透明背脊刺,所施展的法術強力而優雅。原先有人擔憂懷特河怪的數量會因此驟減,但後來證實只有奎塔納一人知道誘捕懷特河怪的方法。奎塔納直到過世都未曾向任何人透漏此秘密,懷特河怪背脊所製作的魔杖也就此停產。

薇列塔•博韋是來自新紐奧良的知名魔杖製造者。她的魔杖取材自夏花山楂木,多年來她始終拒絕透漏自己魔杖杖芯的秘密。最終被人們發現,裡面含有濕地狼人的毛髮——濕地狼人在路易西安那州濕地出沒,是極度危險的狗面怪物。傳言道,博韋的魔杖對於黑魔法的渴求,就如鮮血之於吸血鬼一般。然而1920年代戰爭時期,有許多美國的偉大巫師英雄都只帶著一支博韋魔杖就上了戰場,皮奎里首長據說也擁有一支。

1920年代魔法界與莫魔之間的不同點之一是,MACUSA允許女巫及巫師喝酒。許多反對此政策的人指出,這使得巫師和女巫在一群清醒的莫魔中格外顯得引人注目。然而, 在她難得輕鬆愉快的少數時刻之一中,皮奎里首長曾表示,在美國當巫師已經夠辛苦了, 並對參謀長表示「忘憂水絕對不准被禁止。」

Close this
發現更多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