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ing by J.K. Rowling

伊法魔尼魔法与巫术学校

By J.K. Rowling

北美这一间著名的魔法学校创立于17世纪,位于格雷洛克山顶。学校被施以多种强大的魔法,使不会魔法的人看不见它的存在,有时在云雾的环绕中才会现形。

爱尔兰的起源

伊索·瑟尔约于1603年出生,她的童年早期都在爱尔兰凯里郡的科姆卡利谷地度过。这个女孩是两名纯血巫师的后代。 她的爸爸威廉·瑟尔是著名巫师莫瑞根的直系子孙,莫瑞根是一名化兽师,能够化身为乌鸦。威廉为女儿取了个小名就叫“莫瑞根”,因为她自小就与大自然的一切特别亲近。伊索的童年早期十分恬适美好,有父母疼爱,一家也时常默默地帮助麻瓜邻居们,用魔法给人类与牲畜治疗。 然而在伊索五岁那年,他们一家遭到攻击,导致她的父母双亡。一个与她母亲疏远已久的姐姐—葛姆蕾‧根特将伊索从大火中救出。葛姆蕾将她带到比邻谷地“柯姆加里”,人称“女巫峡谷”,并在那里抚养她。 随着伊索年岁渐大,她开始理解一件事:将她从大火中救出的人,其实就是谋杀她父母并绑架她的凶手。葛姆蕾性情暴躁凶残,是个激进狂热的纯血巫师,她深信她妹妹给予麻瓜邻居的协助将有可能导致伊索与麻瓜通婚。葛姆蕾也相信,只有把他们的女儿抱走,才有可能让这孩子“回归正道”:她要教育这孩子,莫瑞根与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直系后代,只能与纯种血统的人往来。 葛姆蕾认为伊索需要一个榜样,所以她从自己开始做起。每当有麻瓜或动物太靠近他们居住的小屋,她就会下恶咒,让他们遭遇厄运,并强迫伊索在旁观看。邻近社区很快就学会要远离葛姆蕾的住处。此后,曾经与伊索交好的村民再也不与她往来。当地男孩子会朝在花园玩耍的伊索扔石头,这成了伊索唯一与村民有所交集的时候。 收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函时,葛姆蕾拒绝让伊索前往就读,因为她认为与其让伊索去一个充满麻瓜后代又主张平等主义的危险地方,不如在家学得更多。然而葛姆蕾自己也曾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她跟伊索说过很多关于学校的故事。基本上,她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诋毁霍格沃茨,哀悼着史莱哲林端正巫师纯种血统的大志未尽。但对她的外甥女而言,一个既孤立她又对她百般折磨、几近疯狂的阿姨所说的话,反倒使霍格沃茨显得像天堂一样。青少年时期的她花了许多时间编织与霍格沃茨有关的美梦。 十二年以来,葛姆蕾藉由强大的黑魔法强迫伊索就范,切断她与外界的连结。最终,这个女孩培养了足够的能力与勇气,偷走她阿姨的魔杖(葛姆蕾从不让她持有自己的魔杖)并逃走。除了魔杖以外,伊索还带了一个金色胸针,外型制成戈尔迪之结,这个胸针曾经属于她的母亲。就这样,伊索逃到了国外。

伊索害怕葛姆蕾施展惊人的追踪魔法并寻求报复,所以首先搬到了英国。但是葛姆蕾很快就跟上了她的脚步。为了彻底摆脱养母,不让她找到自己,伊索将一头长发剪去。她伪装成一名麻瓜男孩,取名为伊莱亚斯·史托利。1620年,她搭上五月花号前往美洲新大陆。 伊索与最早至美洲定居的第一批麻瓜一起登陆(在美州巫师界中,麻瓜被称为「麻鸡」,为没有魔法之意)。一抵达美洲,伊索立刻消失于周边的深山中,使她的船友们认为伊莱亚斯·史托利这号人物已经和许多人一样,死于严酷的冬天。伊索离开新殖民群体,部分原因是由于害怕葛姆蕾会发现她的行踪,即便她已经身在新的大陆。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在搭乘五月花的旅途中她发现身为一名女巫,几乎不可能与清教徒做朋友。

在一个环境严苛、全然陌生的国家,伊索这下完全是孤单一人了。据她所知,至少方圆百里内是没有其他巫师了。葛姆蕾给她的片面教育中,并不包含任何与北美原住民巫师相关的资讯。然而,在深山度过几周后,她遇见了两种魔法生物,在此之前,她未曾注意过其存在。

隐身怪是居住于森林中的夜行性幽灵,靠捕食人类与类人生物维生。顾名思义,隐身怪可以扭曲自己的形体,躲在几乎任何物体后方,遇到掠食者或猎物时都能够完好的隐藏自己。麻鸡知道隐身怪的存在,但他们无法与之匹敌,只有女巫或巫师有机会在隐身怪的袭击之下生还。

地精也是北美的原生种,是矮小、皮肤灰、耳朵长的生物,与欧洲的妖精是远亲。地精独自行动的能力极高,诡计多端,拥有强大的魔法,而且不是非常喜欢人类(不论巫师或麻瓜)。地精以致命的剧毒弓箭狩猎,而且热爱捉弄人类。

这两种生物在森林中相遇,力量与体型皆异常强大的隐身怪成功捕捉住少不经事的地精,正要将他开肠剖肚时被伊索撞见,她施以恶咒将隐身怪赶跑。伊索没有意识到地精对人类而言也相当危险,就这么将他带回自己简陋的房屋,照顾他直到痊愈为止。

地精痊愈后宣示自己对伊索效忠,并表示要服侍她直到有机会偿还他所欠的人情为止。他认为欠这名年轻女巫人情,对他而言是极大的羞辱,尤其这名女巫居然愚蠢到,在随时可能有地精或隐身怪攻击她的陌生地方四处游走。从此,伊索的生活开始伴随一只地精与他忿忿不平的牢骚。

撇开地精对她的不屑态度,伊索觉得他非常有趣,甚至喜欢他的陪伴。随着时间流逝,他们培养了友谊之情,而这样的友好关系,在这两个种族之间可说是史无前例。为了遵循地精的忌讳,他拒绝告诉伊索自己的本名。伊索因此以她父亲的名字帮他起了昵称为「威廉」。

长角水蛇

威廉为伊索介绍他所熟悉的魔法生物。他们一起四处跋涉,观察蛙头龙狩猎,与山暴龙搏斗,看新生的小猫豹在黎明的阳光下玩耍。

对伊索来说,最吸引她的生物就属巨大的长角水蛇了,这种水生生物额前镶嵌着一颗宝石,居于邻近的溪流中。尽管她的地精向导非常惧怕这种猛兽,但地精也很惊讶地发现,长角水蛇似乎相当喜欢伊索。让威廉更惊吓的是伊索声称自己听得懂长角水蛇在对她说些什么。

伊索后来学会不对威廉提及她与蛇类之间奇异的亲切感,也不告诉威廉自己觉得蛇似乎想告诉她一些事情。她只身前往溪流,而且从不告诉地精自己去了哪里。水蛇传达的讯息始终如一:“你的家人在劫难逃,唯有让我成为你家庭的一份子才会有所转机。”

伊索没有家人,除非将爱尔兰的葛姆蕾阿姨也算在内。她无法理解长角水蛇所传达的谜一般的话,后来甚至认定这个声音纯属想像,一切都是她自己在脑海中捏造出来的。

韦伯·布特与查威·克布特

因为一些悲剧的发生,伊索后来终于与魔法同类同聚。某天,当她和威廉一起在林中觅食时,附近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威廉对伊索大喊要她待在原地,而他则在树丛中穿梭,并将毒箭上弦。

当然,伊索并没有听从他的指示。她很快就抵达了林中的一块小空地,目睹骇人的景象。先前曾尝试杀害威廉的隐身怪,成功对两名无辜的人类下了毒手,受害者就陈尸在空地上。更可怕的是,有两名受了重伤的小男孩就躺在一旁,一边看着隐身怪准备肢解自己的父母,一边害怕地等着受死。

地精和伊索迅速地解决了隐身怪,这次彻底消灭了他。地精对他们的成果感到相当满意,开心地继续采集黑莓,无视倒在地上虚弱呻吟的孩子们。震怒的伊索要求他协助将两个小男孩抬回家,但威廉因此大发脾气。他说这两个男孩已经和死掉没什么两样了,而且帮助人类违反地精的信念,伊索只是个不幸的例外,因为她曾救过他一命。

伊索对地精的冷酷无情感到相当愤怒,她告诉他,如果他帮助她拯救任一个小男孩,她愿意将他的协助视为报答。因为他们实在伤得太严重,伊索不敢带着男孩施行幻影移形,但她仍旧坚持要将他们带回家。虽然不情愿,但地精还是同意将年纪较大的哥哥带回,他的名字是查威克,而伊索则带着年纪较小的韦伯返回住处。 一回到家,怒气冲冲的伊索就告诉威廉她再也不需要他了。地精愤愤地看着她,接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布特男孩与詹姆斯·斯图尔特

为了这两个可能无法生还的小男孩牺牲了自己唯一的朋友。幸好,他们活下来了。很快伊索又惊又喜地发现他们拥有魔法能力。

查威克和韦伯的巫师父母为了追求刺激的冒险,带着儿子来到美洲。这一家子漫步到森林中,遇到了隐身怪,导致这趟旅程以悲剧画上句点。来自国外的他们不熟悉此种生物,误以为这是某种花园常见的普通幻形兽。布特先生想戏弄他,事情因此演变成伊索和威廉亲眼目睹的悲剧。

返家后的头两周,两名男孩伤势相当严重,让伊索不敢离开他们身边。因为她一心急着想拯救孩子们,所以无法体面地埋葬他们的父母。直到查威克和韦伯康复到一定的程度,可以至少在家独自待上几个小时,她才返回森林中,想为男孩的父母建造坟墓,因为男孩有一天可能还会重返该处。

让伊索感到惊讶的是,当她抵达那块空地时,她发现一位名叫詹姆斯·斯图尔特的年轻人。他也来自普利茅斯驻地。他与布特一家人在前来美洲的旅途中成为朋友,因为久未见面觉得想念,所以才进入森林寻找他们。

在伊索的注视下,詹姆斯从自己徒手挖出的坟上标注逝者的名字,并捡起布特夫妇身旁弃置的破碎魔杖。他眉头深锁地检视布特先生的魔杖,魔杖核心的龙心弦露了出来,不断散发火花。他随意地挥舞了一下魔杖。一如任何麻鸡使用魔杖时会遭遇的情况,这支魔杖也无可避免地发动反抗。詹姆斯被弹开,飞越过空地之后撞上树干,昏了过去。

詹姆斯在一间以树枝和动物毛皮建成的小屋中醒来,发现伊索正在身旁照顾他。因为空间有限,伊索在他面前无法隐藏自己的魔法能力,尤其她还需要为了布特男孩的伤势炖煮魔药,以及使用魔杖狩猎。伊索打算等他的脑震荡复原后,就对他施以“一忘皆空”,并送他返回普利茅斯群居地。

然而伊索同时也感到开心,能够有另一名年纪相当的人一起聊天,而且这个人先前就与两名布特男孩建立了感情。在男孩们接受魔法伤势的治疗时,詹姆斯也会陪他们玩。他甚至协助伊索,在格雷洛克山顶上以石头建造了一栋建筑。他在英国时就曾是石匠,在他绘制了看起来相当可行的设计图后,伊索只花一个下午就将设计化为现实。她以自己的出生地,同时也是遭到葛姆蕾破坏的地方,为自己的新家命名为“伊法魔尼”。

每天,伊索都发誓要对詹姆士施展“一忘皆空”让他忘记一切,但他对魔法的恐惧一天一天地消逝。最后,也只好承认他俩已陷入爱河,并结了婚。

四间学院

伊索与詹姆斯收留了布特兄弟为自己的养子。伊索会跟他们说许多从葛姆蕾那里听来的霍格沃茨的故事。孩子们就和她小时候一样,对学校充满憧憬,时常询问伊索为什么不带他们回去爱尔兰,好让他们也能收到自己的入学函。伊索不希望他们因为葛姆蕾的事担心受怕,所以她答应男孩们,当他们满11岁时会帮助他们入手自己的魔杖(布特夫妇的魔杖已经损坏过多,无法修复),并直接在自家屋子开办魔法学校。

这样的提案让查威克和韦伯的想像开始飞驰。这对兄弟对魔法学校的想法几乎全来自霍格沃茨,所以他们坚持学校应该要有四间学院。然而以他们四个作为创办人,命名四间学院的想法很快就被摒弃,因为韦伯认为一间名叫「韦伯布特」的学院听起来丝毫不像赢家。他们各自选择了自己最喜欢的魔法生物。天资聪颖但喜怒无常的查威克,选择了“雷电”,这种鸟会在飞行时召唤雷电。好辩但极为忠诚的韦伯则是选择了「猫豹」,一种像长得像美洲豹的魔法动物,敏捷强壮、难以杀害。而伊索当然选择了长角水蛇,她仍维持着去探望水蛇的习惯,她对这种生物拥有奇异的亲切感。

当大家询问詹姆斯喜欢什么生物,他顿时感到徬徨。身为家庭中的唯一一个麻鸡,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大家所熟悉的这些生物。最终,他提了地精,因为他的妻子跟他说过许多关于小家子气威廉的故事,这些故事总让他哈哈大笑。

伊法魔尼的四间学院就此创立。这四位元老当时还没意识到,其实他们每个人独特的个性已在如此轻松随意所取的名称之中流露。

梦境

随着查威克11岁生日的接近,伊索开始不知所措,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实现自己曾答应过查威克的允诺:给他一支魔杖。就她所知,她从葛姆蕾那里偷来的魔杖是北美洲当时唯一的一支魔杖。她不敢冒险拆解魔杖研究里面的构造,而布特夫妇过去所使用的两支魔杖,只让她了解到它们都包含了龙心弦、独角兽的毛,而且在她发现魔杖时,这些素材早已干枯死亡。

在查威克生日的前夕,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沿着溪流漫步,遇到长角水蛇。长角水蛇从水中冒出,向伊索低下头来,让她长长地削下头角一部分。伊索醒来后出发,在黑暗中走着,沿着溪流往下走。

长角水蛇就在那里等着她,并为她低下了头,就和梦境如出一辙。她削下水蛇头角的一部分并向水蛇道谢,接着返回家中唤醒詹姆斯帮忙制作魔杖。(多亏了詹姆斯的石头与木头工艺,此时的家已经变得比以往更美更温馨。)

隔天,当查威克醒来,他看到一支以美洲花胶木制成、雕刻精致的魔杖,里面包裹着水蛇的角。伊索与詹姆斯成功打造了一把魔力超凡的魔杖。

伊法魔尼学校的创立

当韦伯满11岁时,这个小家庭创立的魔法学校在当地的名声已不胫而走。来自瓦帕浓人部落的两名男孩、以及来自纳拉干族人的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女儿,纷纷前来伊法魔尼,希望能够以自身所学的魔法交换学习魔杖制作的技术。所有的制作过程都仰赖伊索的魔杖与詹姆斯的手工艺完成。伊索心中某个出自保护本能的声音告诉她,要为自己的两个养子保留长角水蛇的杖芯,所以她和詹姆斯开始使用其他各式各样的杖芯,例如猫豹的毛发、山暴龙的心弦、鹿角兔的鹿角等等。

1634年,这间小家庭发展的程度已经远大于伊索一家人的想像。一年年过去,房子逐渐扩建,但扩大的速度不及学生增加的速度。很快地,孩子的数量已经足以让韦伯举办校内竞赛。然而学校的名声当时尚未在北美原住民部落与英国殖民者之间广泛传开,因此伊法魔尼学校并没有学生留宿。会在学校过夜的只有伊索、詹姆斯、查威克、韦伯,以及伊索与詹姆斯生下的双胞胎女儿:玛莎(以詹姆斯逝去的母亲命名)、雷欧娜(以伊索的母亲命名)。

葛姆蕾的报复

这个快乐又忙碌的家庭并不知道,危机正在向他们步步逼近。马萨诸塞州创立新魔法学校的风声传回了英国。谣言说人们以著名的爱尔兰女巫为女校长起了小名为“莫瑞根”,然而单是「伊法魔尼」这个学校名称就足以让葛姆蕾相信,伊索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抵达了北美,而且与纯麻瓜后代结了婚,建立了学校,甚至接收任何拥有魔法的人,不分纯血与否。

家传多代的宝贵魔杖被伊索偷走后,葛姆蕾就去她鄙视的奧利凡德魔杖商店购买了新的魔杖。为了确保她的侄女能够不提前识破自己的到来,她模仿伊索当时的方法,秘密乔装成男人,搭乘波拿文都号跨海到美洲。过分的是,她冒用伊索被谋杀的父亲的名字,称自己为威廉·瑟尔。葛姆蕾抵达弗吉尼亚州后,继续悄悄地前往马萨诸塞州和格雷洛克山。她在一个冷冽的冬夜抵达了山顶,并且打算对第二个伊法魔尼故技重施,杀了这对毁了她建立纯血家族梦想的夫妻,偷走曾外甥女们(她们是家族的最后一支血脉),再带着孩子返回女巫谷。

黑夜中,格雷洛克山顶的巨大花岗岩建筑映入眼帘。葛姆蕾往城堡的方向,向伊索和詹姆斯施了强大的恶咒,迫使他们进入魔咒的深眠中。

接着,她发出咝咝声念着爬说语——蛇的语言。床头那支衷心服侍伊索多年的魔杖,就这样在她熟睡时微微颤动一下,然后失去作用。与这支魔杖共处如此多年,伊索从来不晓得手中的魔杖曾经属于萨拉查·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创办人之一,也不知道原来魔杖所使用的核心素材竟是蛇妖之角——而且是蛇怪,蛇中之王。当时,魔杖制作者对魔杖下达了当接受到特定指令时进入沉睡状态的指示。这个秘密已在史莱哲林家族中每一代的魔杖持有者之间流传了几个世纪。

葛姆蕾不知道的是,屋内还有两个人没有被她施法进入睡眠,因为她没有听说过16岁的查威克和14岁的韦伯。另一件她不知情的事是,这对兄弟的杖芯也采用了水蛇的角。这两支魔杖并没有被葛姆蕾的爬说语所影响。相反地,具有魔力的核随着古老的爬说语震动。它们感受到自己的主人可能遭遇危险而开始发出低沉的声响,听起来和长角的水蛇所发出的警示声音一模一样。

两个布特男孩听到声音后起身跳下床铺。查威克下意识地往窗外望,看见树林中葛姆蕾·根特朝着建筑接近的身影。

查威克就和所有的孩子一样,他们所听说的、知道的,远超过父母亲的想像。伊索和詹姆斯这对养父母或许认为自己已成功保护孩子不受杀人犯葛姆蕾的故事所影响,但他们错了。查威克年纪尚小时,就曾偷听到伊索在谈论自己逃离爱尔兰的原因。伊索和詹姆斯丝毫不晓得,从那时开始,查威克的梦中就时常出现一个老女巫穿越林子悄悄接近伊法魔尼的画面。现在,他目睹自己的梦魇成真了。

查威克叫韦伯去警告父母亲,并飞奔下楼,做出他当下认为唯一合理的事:他跑出城堡与葛姆蕾会面,阻止她进入父母睡觉的房间。

葛姆蕾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遇到一名青少年巫师, 刚开始,她低估了这名少年的能力。查威克熟练地阻挡她的恶咒,一场决斗就此展开。尽管葛姆蕾的法力远比查威克高深,但仅决斗几分钟,葛姆蕾就不得不承认这名天赋异稟的男孩被教得很好。在对着他的头施了不少恶咒尝试制服他、并将他逼向房屋的同时,葛姆蕾一边质问他的家庭背景,她表示自己“不想杀害如此有天份的纯血巫师”。

在此同时,韦伯正尝试唤醒自己的父母,但葛姆蕾施的魔咒太强,就连葛姆蕾的喊叫声与恶咒击中建筑的声音都无法让他们醒来。韦伯因此决定狂奔到楼下,加入屋外激烈的决斗。

二比一的对决让葛姆蕾的情况更为棘手。此外,布特兄弟的杖芯采用了相同的物质,一起用于对付共同敌人时会使魔力加乘十倍。即便如此,葛姆蕾的黑魔法依旧足以与他们匹敌。决斗已经演变得水深火热,葛姆蕾大笑着告诉兄弟两人,如果他们能证明自己血统纯正就放他们一条生路,而查威克和韦伯则坚决要阻止她接近自己的家人。墙壁被击破、窗户玻璃碎裂,但伊索和詹姆斯仍旧沉睡着,直到睡在楼上的双胞胎女儿被吵醒,因为恐惧而放声尖叫。

尖叫声顿时破解了困住伊索和詹姆斯的魔咒。决斗的混乱和魔法都无法唤醒他们,却是女儿们害怕的尖叫声成功地解除葛姆蕾的恶咒。爱的力量之强大是葛姆蕾所无法理解的。伊索对着詹姆斯大叫,要他去找女儿们,她自己则冲去帮助养子们。她的手中紧握着史莱哲林的魔杖。

直到伊索举起魔杖对令人憎恶的阿姨发动攻击,她才明白,尽管这支魔杖曾给过她许多帮助,现在在她手中早已和地上捡起的木棍没有两样。葛姆蕾感到沾沾自喜,她将伊索、查威克、韦伯逼向楼梯,此时她才听到外甥女们的哭泣声。葛姆蕾终于抵达了双胞胎女孩的卧房,她轰开房门,看到抱着必死决心的詹姆斯站在摇篮前要保护女儿。深深的绝望感让伊索忍不住大哭,她已经开始语无伦次,只听得出话语中夹杂着伊索被杀害的父亲的名字。 此时出现巨大的劈啪声响,屋内的月光被遮蔽,地精威廉突然出现在窗台上。在葛姆蕾尚未了解状况以前,一支毒箭就穿过了她的心脏。她凄厉的尖叫声传到方圆百里外。这个老女巫为了让自己成为不死之身,血液中充满着黑魔法,这些恶咒与地精的毒液起了化学作用。她开始僵硬脆化,最终碎裂成了满地的砂砾。奧利凡德魔杖掉落到地上之后爆炸。葛姆蕾·根特最终所拥有的,只剩一地的沙尘、破碎的木棍和烧焦的龙心弦。

威廉拯救了伊索一家人。然而面对他们的感激之情,他只是愤怒地咒骂着伊索,因为他发现伊索近十年来竟从没呼叫过他的名字,只在遭遇生命危险的恐惧下才想到他。机灵的伊索没有告诉他,她当时呼唤的威廉其实是指她的父亲。能够见到闻名已久的地精,詹姆斯高兴到忘了地精对大多数的人类并没有好感。他紧握着满脸困惑的威廉的手,告诉威廉他有多庆幸自己选择以地精为伊法魔尼的学院之一命名。

许多人深信,是詹姆斯对他的这番盛赞与感激软化了地精威廉的心。隔天,威廉和他的地精家族即搬进了屋内,尽管他们依然故我地在嘴上抱怨,但仍旧协助他们修复葛姆蕾造成的损坏。接着,威廉宣称,由于巫师实在太柔弱了无法保护自己,他决定与他们立下保护条约并收取大笔金额,开始担任学校私人保全兼秩序维护者。

史莱哲林的遗泽

自从葛姆蕾使用爬说语对史莱哲林的魔杖下达指令后,魔杖始终维持无法使用的状态。伊索不会爬说语,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再碰触这支魔杖了,这是她不快的童年所留下的最后回忆。她和詹姆斯将这支魔杖埋在学校外的地底下。

一年之内,魔杖所埋葬的地点长出了某种不知名的蛇木,无论如何砍伐或摧毁它都不成。几年后,人们发现这棵树的叶子具有强大的医疗效果。这颗树佐证了一件事实:凡事皆有正反两面,一如史莱哲林的后代并非全是坏人,史莱哲林的魔杖也同理,除了坏事外也能做好事。而史莱哲林所留下最美好的遗泽,似乎都在美洲这里了。

伊法魔尼学校的壮大

伊法魔尼的名声在接下来几年内稳定地壮大。花岗岩小屋变成了城堡,随着学生人数增加,更多老师被招募进来。现在,美洲各地的女巫和巫师孩子都被送往伊法魔尼就读,伊法魔尼转为寄宿制学校。19世纪时,伊法魔尼已经享誉国际。

多年以来,伊索和詹姆斯始终一起担任校长,许多届的学生都将他们视作家人一般爱戴。

查威克功成名就,成为四处游历的巫师,出了七本书,《查威克的魔力第一集–第七集》被伊法魔尼采用为教科书。他娶了一位名叫荷西菲娜·卡德隆的墨西哥籍治疗师为妻子。卡德隆·布特家族至今仍是北美最具声望的巫师家族之一。 在“美国魔法国会(MACUSA,the Magical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创立以前,新世界相当缺乏巫师相关法律的实施。韦伯·布特后来成为了执法者,也就是现代的“正气师”。某次遣返一名邪恶至极的黑巫师回伦敦时,韦伯遇见了一名在魔法部工作的年轻苏格兰女巫,与她坠入爱河。布特家族的一部分因此返回了伦敦家乡,韦伯的后代皆前往霍格沃茨就读。

詹姆斯和伊索的大女儿是个爆竹。尽管玛莎的父母与兄弟依旧深爱着她,生活在伊法魔尼对她而言还是相当痛苦,因为她无法施展任何魔法。最后,她嫁给一名来自博科姆图克人部落的朋友的哥哥,从此以麻鸡的身份生活。

双胞胎的妹妹雷欧娜在伊法魔尼学校传授黑魔法防御术许多年。雷欧娜终身未婚。有谣言表示,与她姐姐不同的是雷欧娜天生具有爬说语的天赋,而她坚决不结婚是为了避免史莱哲林的遗赠流传到下个世代。这个传言从未得到伊索一家人的证实。(在美国的伊索一家并不知道,葛姆蕾不是根特家族的最后一位传人,而且英国还有其他同系血缘存在。)

伊索和詹姆斯都高龄超过百岁。他们亲眼见证伊法魔尼从一间小屋变成了花岗岩城堡。当他们逝世时,一手创办的学校已经变得声名远播,全北美的魔法家族都争相抢着要送孩子前往就读。他们雇用许多员工、扩建校舍、并施了高深的魔法保护学校不被麻鸡看见。一言以蔽之,当时梦想着进入霍格沃茨就读的小女孩,如今已经自己在北美建了一间。

今天的伊法魔尼

有鉴于创立人之一是麻鸡,大众或许会期望学校采取民主作风。事实也确实如此,伊法魔尼成为公认最民主、最有教无类的伟大魔法学校之一。

伊索和詹姆斯的大理石雕像被设立于伊法魔尼城堡的正门两侧。大门敞开即可看见圆形的大厅,上方为玻璃穹顶。大厅内二楼高的地方,建有环绕大厅一圈的木制露台。除此之外,大厅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有另外四座代表四个学院的木制雕刻:长角的水蛇、猫豹、雷鸟、地精。

新生列队进入圆形大厅时,其余的师生都会在上方的环型露台上观看。新生靠着墙绕成一圈站好,并一个个被叫去,站在刻在大厅石地板的正中央的戈尔迪之结上方。在全体师生的一片静默中,大家都等待着具有魔力的雕像有所反应。如果长角的水蛇学院想招揽该学生,镶嵌于额头上的水晶就会发亮。猫豹学院想要学生的话会发出嘶吼,雷鸟会振翅飞翔,而地精则会扬起手中的弓箭。

如果有不止一个学院的雕像表示招揽学生的意愿,那么选择权就落到了学生本人身上。这种情况非常罕见,或许十年只会发生一次,而瑟拉菲娜·皮奎里就遇到了——四间学院都想要招揽她。她在1920年代时担任美利坚魔法国会首长长达数年,是当时声望最高的女巫。而她选择了水蛇学院。 有些人说,伊法魔尼的四个学院就是巫师或女巫的缩影:长角水蛇代表智慧,猫豹代表躯体,地精代表内心,雷鸟则代表灵魂。也有人说,水蛇学院偏爱聪颖爱读书者,猫豹学院崇尚勇士,地精学院多为心地善良的医者,而雷鸟学院则多为喜好冒险之人。

霍格沃茨和伊法魔尼之间明显的差别不仅止于分类仪式,尽管这两间魔法学校有许多相似之处。待学生被分配到各学院后,会被引导至一个巨大的厅堂,他们会在那里选择自己的魔杖(或者说,由魔杖挑选主人)。直至1965年废除拉帕波特法律以前,北美魔法界仍遵行着,对于保密法有非常严谨的规范,所有孩子在前往伊法魔尼就读之前皆不得持有魔杖。此外,假期间魔杖也不得携带出校。只有年满十七岁的巫师及女巫能够合法于校外携带魔杖。

伊法魔尼学校的长袍为蓝色与莓红色,这样的配色是为了纪念伊索和詹姆斯。蓝色是伊索最喜爱的顏色,而且她幼时曾梦想成为霍格沃茨拉文克劳学院的学生;红色则是出自詹姆斯爱吃的蔓越莓派。所有伊法魔尼的学生都会以金色的戈尔迪之结固定校袍,纪念伊索于最初的伊法魔尼小屋废墟中找到的胸针。

直至今日,仍有许多地精在学校工作,抱怨声依旧,因为他们坚称自己并不想要留在那里。然而许多年过去,地精仍然在学校神秘地出没着。有一名特别年迈的地精,会对“威廉”这个名字有所反应。有人说他就是当年拯救伊索和詹姆斯的地精,他对这个说法只是一笑置之,并表示若是那个威廉还活着,早已三百多岁了。然而,至今仍没有任何人能证实地精的寿命究竟有多长。威廉不让任何人擦拭校园入口的伊索大理石雕像。每逢伊索的忌日,他都会在伊索的坟墓放上几朵五月花,而且只要任何人粗心地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就会让他大发一顿脾气。

探索更多
神奇动物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