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這一間著名的魔法學校創立於17世紀,位於葛雷洛克山頂。學校被施以多種強大的魔法,使不會魔法的人看不見它的存在,有時在雲霧的環繞中才會現形。

愛爾蘭的起源

伊索·瑟爾約於1603年出生,她的童年早期都在愛爾蘭凱里郡的柯姆婁格拉谷地度過。她是兩名純種巫師的後代。

她的爸爸威廉·瑟爾是著名巫師摩里根的直系子孫,摩里根是一名化獸師,能夠化身為烏鴉。威廉為女兒取了個小名就叫「摩里根」,因為她自小就與大自然的一切特別親近。伊索的童年早期十分恬適美好,有父母疼愛,一家也時常默默地幫助麻瓜鄰居們,以魔法提供人類與牲畜治療。

然而在伊索五歲那年,他們一家遭到攻擊,導致她的父母雙亡。一個與她母親疏遠已久的姊姊—葛姆蕾‧根特—將伊索從大火中救出。葛姆蕾將她帶到毗鄰谷地「柯姆加里」,人稱「女巫峽谷」,並在那裡撫養她。

隨著伊索年歲漸大,她開始理解一件事:將她從大火中救出的人,其實就是謀殺她父母並綁架她的兇手。葛姆蕾性情暴躁兇殘,是個激進狂熱的純種巫師,她深信她妹妹給予麻瓜鄰居的協助將有可能導致伊索走上與麻瓜通婚一途。葛姆蕾也相信,只有把他們的女兒抱走,才有可能將這孩子「導回正途」:她要教育這孩子,摩里根與薩拉札·史萊哲林的直系後代,只能與純種血統的人往來。

葛姆蕾認為伊索需要一個榜樣,所以她從自己開始做起。每當有麻瓜或動物太靠近他們居住的小屋,她就會下惡咒、讓他們遭遇厄運,並強迫伊索在旁觀看。鄰近社區很快就學到要遠離葛姆蕾的住處。此後,曾經與伊索交好的村民再也不與她往來。當地男孩子會朝在花園玩耍的伊索扔石頭,這成了伊索唯一與村民有所交集的時候。

收到霍格華茲的入學通知函時,葛姆蕾拒絕讓伊索前往就讀,因為她認為與其讓伊索去一個充滿麻種、又主張平等主義的危險地方,不如在家會學得更多。然而葛姆蕾自己也曾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她跟伊索說過很多關於學校的故事。基本上,她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詆毀霍格華茲,哀悼著史萊哲林端正巫師純種血統的大志未酬。但對她的外甥女而言,一個既孤立她又對她百般折磨、幾近瘋狂的阿姨所說的話,反倒讓史霍格華茲顯得像天堂一樣。青少年時期的她花了許多時間編織與霍格華茲有關的美夢。

十二年以來,葛姆蕾藉由強大的黑魔法強迫伊索就範,切斷她與外界的連結。最終,這個女孩培養了足夠的能力與勇氣,偷走她阿姨的魔杖(葛姆蕾從不讓她持有自己的魔杖)並逃走。除了魔杖以外,伊索還帶走一個曾屬於她母親的戈耳狄俄斯之結的金色胸針。就這樣,伊索逃到了國外。

伊索害怕葛姆蕾施展驚人的追蹤魔法並尋求報復,所以她首先搬到了英國。但是葛姆蕾很快就趕上了她的腳步。為了徹底擺脫養母,不讓她找到自己,伊索將一頭長髮剪去。她偽裝成一名麻瓜男孩,取名為伊利亞·史托利。1620年,她搭上五月花號前往美洲新大陸。

伊索與最早至美洲定居的第一批麻瓜一起登陸(在美州巫師界中,麻瓜被稱為「莫魔」,為沒有魔法之意)。一抵達美洲,伊索立刻消失於週邊的深山中,使她的船友們認為伊利亞·史托利已經和許多人一樣,死於嚴酷的冬天。伊索離開新殖民群體,部分原因是由於害怕葛姆蕾會發現她的行蹤,即便她已經身在新的大陸。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在搭乘五月花的旅途中她發現身為一名女巫,幾乎不可能與清教徒做朋友。

在一個環境嚴苛、全然陌生的國家,伊索這下完全是孤單一人了。據她所知,至少方圓百里內是沒有其他巫師了。葛姆蕾給她的片面教育中,並不包含任何與北美洲原住民巫師相關的資訊。然而,在深山度過幾週後,她遇見了兩種魔法生物,在此之前,她未曾注意過其存在。

背後靈是居住於森林中的夜行性幽靈,靠捕食人類與類人生物維生。顧名思義,背後靈可以扭曲自己的形體,躲在幾乎任何物體後方,遇到掠食者或獵物時都能夠完好的隱藏自己。莫魔知道背後靈的存在,但他們無法與之匹敵,只有女巫或巫師有機會在背後靈的襲擊之下生還。

地精也是北美的原生種,是矮小、灰皮膚、長耳朵的生物,與歐洲的哥布林是遠親。地精獨自行動的能力極高、詭計多端、擁有強大的魔法、而且不是非常喜歡人類(不論巫師或麻瓜)。地精以致命的劇毒弓箭狩獵,而且熱愛捉弄人類。

這兩種生物在森林中相遇,力量與體型皆異常強大的背後靈成功捕捉住少不經事的地精,正要將牠開腸剖肚時被伊索撞見,她施以惡咒將背後靈趕跑。伊索沒有意識到地精對人類而言也相當危險,就這麼將他帶回自己簡陋的房屋,照顧他直到痊癒為止。

地精痊癒後宣示自己對伊索的效忠,並表示要服侍她直到有機會償還他所欠的人情為止。他認為欠這名年輕女巫人情,對他而言是極大的羞辱,尤其這名女巫居然愚蠢到,在隨時可能有地精或背後靈攻擊她的陌生地方四處遊走。從此,伊索的生活開始伴隨一隻跟在背後的地精與他忿忿不平的牢騷。

撇開地精對她的不屑態度,伊索覺得他非常有趣,甚至喜歡他的陪伴。隨著時間流逝,他們培養了友誼之情,而這樣的友好關係,在這兩個種族之間可說是史無前例。為了遵循地精的忌諱,他拒絕告訴伊索自己的本名。伊索因此以她父親的名字幫他起了暱稱為「威廉」。

長角水蛇

威廉為伊索介紹他所熟悉的魔法生物。他們一起四處跋涉,歡察蛙頭龍脊獸狩獵、與龍形獸搏鬥、看新生的小貓豹在黎明的陽光下玩耍。

對伊索來說,最吸引她的生物就屬巨大的長角水蛇了,這種水生生物額前鑲嵌著一顆寶石,居於鄰近的溪流中。儘管她的地精嚮導非常懼怕這種猛獸,但地精也很驚訝地發現,長角水蛇似乎相當喜歡伊索。讓威廉更驚嚇的是伊索聲稱自己聽得懂長角水蛇在對她說些什麼。

伊索後來學會不去對威廉提及她與蛇類之間奇異的親切感,也不告訴威廉自己覺得蛇似乎想告訴她一些事情。她隻身前往溪流,而且從不告訴地精自己去了哪裡。水蛇傳達的訊息始終如一:「妳的家人在劫難逃,唯有當我成為妳家庭的一份子才會有所轉機。」

伊索沒有家人,除非將愛爾蘭的葛姆蕾阿姨也算在內。她無法理解長角水蛇所傳達的謎一般的話,後來甚至認定這個聲音純屬想像,一切都是她自己在腦海中捏造出來的。

韋伯·布特與查威克·布特

因為一場悲劇的發生,伊索後來終於與魔法同類相聚。某天,當她和威廉一起在林中覓食時,附近突然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威廉對伊索大喊要她待在原地,而他則在樹叢中穿梭,並將毒箭上弦準備。

當然,伊索並沒有聽從他的指示。她很快就抵達了林中的一塊小空地,目睹駭人的景象。先前曾嘗試殺害威廉的背後靈,成功對兩名無辜的人類下了毒手,受害者就陳屍在空地上。更可怕的是,有兩名受了重傷的小男孩就躺在一旁,一邊看著背後靈準備肢解自己的父母,一邊害怕地等著受死。

地精和伊索迅速地解決了背後靈,這次徹底消滅了他。地精對他們的成果感到相當滿意,開心地繼續採集黑莓,無視倒在地上虛弱呻吟的孩子們。震怒的伊索要求他協助將兩個小男孩抬回家,但威廉因此大發脾氣。他說這兩個男孩已經和死掉沒什麼兩樣了,而且幫助人類違反地精的信念,伊索只是個不幸的例外,因為她曾救過他一命。

伊索對地精的冷酷無情感到相當憤怒,她告訴威廉,如果他幫助她拯救其中一個小男孩,她願意將他的協助視為報答。因為他們實在傷得太嚴重,伊索不敢帶著男孩施行現影術,但她仍舊堅持要將他們帶回家。雖然不情願,但地精還是同意將年紀較大的哥哥帶回,他的名字是查威克,而伊索則帶著年紀較小的韋伯返回住處。

回到家,怒氣沖沖的伊索就告訴威廉她再也不需要他了。地精憤憤地看著她,接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布特男孩與詹姆士·史都華

為了這兩個可能無法生還的小男孩犧牲了自己唯一的朋友。幸好,他們活下來了。很快地,伊索又驚又喜地發現他們擁有魔法能力。

查威克和韋伯的巫師父母為了追求刺激的冒險,帶著兒子來到美洲。這一家子漫步到森林中,遇到了背後靈,導致這趟旅程以悲劇畫上句點。來自國外的他們不熟悉此種生物,誤以為這是某種花園常見的普通幻形怪。布特先生想戲弄他,事情因此演變成伊索和威廉親眼目睹的悲劇。

返家後的頭兩週,兩名男孩傷勢相當嚴重,讓伊索不敢離開他們身邊。因為她一心急著想拯救孩子們,所以無法體面地埋葬他們的父母。直到查威克和韋伯康復到一定的程度,可以至少在家獨自待上幾個小時,她才返回森林中,想為男孩的父母建造墳墓,因為男孩有一天可能會前往拜祭。

讓伊索感到訝異的是,當她抵達那塊空地時,她發現一位名叫詹姆士·史都華的年輕人。他也來自普利茅斯駐地。他與布特一家人在前來美洲的旅途成為朋友,因為久未見面覺得想念,所以才進入森林尋找他們。

在伊索的注視下,詹姆士於自己徒手挖出的墳上標註逝者的名字,並撿起布特夫婦身旁棄置的破碎魔杖。他眉頭深鎖地檢視布特先生的魔杖,魔杖核心的龍的心弦露了出來、不斷散發火花。他隨意地揮舞了一下魔杖。一如任何莫魔使用魔杖時會遭遇的情況,這支魔杖也無可避免地發動反抗。詹姆士被彈開,飛越過空地之後撞上樹幹,昏了過去。

詹姆士在一間以樹枝和動物毛皮建成的小屋中醒來,發現伊索正在身旁照護他。因為空間有限,伊索在他面前無法隱藏自己的魔法能力,尤其她還需要為了布特男孩的傷勢燉煮魔藥、以及使用魔杖狩獵。伊索打算等他的腦震盪復原後,就對他施以「空空,遺忘」,並送他返回普利茅斯群居地。

然而伊索同時也感到開心,能夠有另一名年紀相當的人一起聊天,而且這個人先前就與兩名布特男孩建立了感情。在男孩們接受魔法傷勢的治療時,詹姆士也會陪他們玩。他甚至協助伊索,在葛雷洛克山頂上以石頭建造了一棟建築。他在英國時就曾是石匠,在他繪製了看起來相當可行的設計圖後,伊索只花一個下午就將設計化為現實。她以自己的出生、又遭到葛姆蕾破壞的地方,為自己的新家命名為「伊法魔尼」。

每天,伊索都鄭重地發誓她會對詹姆士施「空空,遺忘」讓他忘記一切,但他對魔法的恐懼一天一天地消逝。直到最後,也只好承認他們倆已陷入愛河、並直接結婚。

四間學院

伊索與詹姆士收留了布特兄弟為自己的養子。伊索會跟他們說許多從葛姆蕾那裡聽來的霍格華茲的故事。孩子們就和她小時候一樣,對學校充滿憧憬,時常詢問伊索為什麼不帶他們回去愛爾蘭,好讓他們也能收到自己的入學函。伊索不希望他們因為葛姆蕾的事擔心受怕,所以她答應男孩們,當他們滿11歲時會幫助他們找到自己的魔杖(布特夫婦的魔杖已經損壞過多,無法修復),並直接在自家屋子開辦魔法學校。

這樣的提案讓查威克和韋伯的想像開始飛馳。這對兄弟對於魔法學校的想法幾乎全來自於霍格華茲,所以他們堅持學校應該要有四間學院。而且以他們四個做為創辦人,命名四間學院的想法很快就被屏棄,因為韋伯認為一間名叫「韋伯布特」的學院聽起來絲毫不像贏家。他們各自選擇了自己最喜歡的魔法生物。天資聰穎但喜怒無常的查威克,選擇了「雷鳥」,這種鳥會在飛行時召喚雷電。好辯但極為忠誠的韋伯則是選擇了「貓豹」,一種像長得像美洲豹的魔法動物,敏捷強壯、難以殺害。而伊索當然選擇了長角水蛇,她仍維持著去探望水蛇的習慣,她對這種生物擁有奇異的親切感。

當大家詢問詹姆士喜歡什麼生物,他頓時感到徬徨。身為家庭中的唯一一個莫魔,他從來沒有接觸過大家所熟悉的這些生物。最終,他提了地精,因為他的妻子跟他說過許多關於小家子氣威廉的故事,這些故事總讓他哈哈大笑。

伊法魔尼的四間學院就此創立。這四位元老當時還沒意識到,其實他們每個人獨特的個性已在如此輕鬆隨意所取的名稱之中流露。

夢境

隨著查威克11歲生日的接近,伊索開始不知所措,因為她不知道該如何實現自己曾答應過查威克的允諾:給他一支魔杖。就她所知,她從葛姆蕾那裡偷來的魔杖是北美洲當時唯一的一支魔杖。她不敢冒險拆解魔杖研究裡面的構造,而布特夫婦過去所使用的兩支魔杖,只讓她了解到它們都包含了龍的心弦、獨角獸的毛,而且在她發現魔杖時,這些素材早已乾枯死亡。

在查威克生日的前夕,她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沿著溪流漫步,遇到長角水蛇。長角水蛇從水中冒中,向伊索垂首,讓她長長地削下頭角一部分。伊索醒來後出發,在黑暗中走著,沿著溪流往下走。

長角水蛇就在那裡等著她,並為她低下了頭,就和夢境如出一轍。她削下水蛇頭角的一部分並向水蛇道謝,接著返回家中喚醒詹姆士幫忙製作魔杖。(多虧了詹姆士的石頭與木頭工藝,此時的家已經變得比以往更美更溫馨。)

隔天,當查威克醒來,他看到一支以美洲花膠木製成、雕刻精緻的魔杖,裡面包覆著水蛇的角。伊索與詹姆士成功打造了一把魔力超凡的魔杖。

伊法魔尼學校的創立

當韋伯滿11歲時,這個小家庭創立的魔法學校在當地的名聲已不脛而走。來自萬帕諾亞格部落的兩名男孩、以及來自纳拉干族人的一位媽媽帶著兩個女兒,紛紛前來伊法魔尼,希望能夠以自身所學的魔法交換學習製杖技術。所有的製作過程都仰賴伊索的魔杖與詹姆士的手工藝完成。伊索心中某個出自保護本能的聲音告訴她,要為自己的兩個養子保留長角水蛇的杖芯,所以她和詹姆士開始使用其他各式各樣的杖芯,例如貓豹的毛髮、龍形獸的心弦、長耳鹿角大野兔的鹿茸等等。

1634年,這間小家庭學校發展的程度已經遠大於伊索一家人的想像。一年年過去,房子逐漸擴建,但擴大的速度不及學生增加的速度。很快地,孩子的數量已經足以實現韋伯的學院競爭夢想。然而學校的名聲當時尚未在北美(美洲)原住民部落與英國殖民者之間廣泛傳開,因此伊法魔尼學校並沒有學生留宿。會在學校過夜的只有伊索、詹姆士、查威克、韋伯、以及伊索與詹姆士生下的雙胞胎女兒:瑪莎(以詹姆士逝去的母親命名)與雷歐娜(以伊索的母親命名)。

葛姆蕾的報復

這個快樂又忙碌的家庭並不知道,危機正在向他們步步逼近。麻薩諸塞州創立新魔法學校的風聲傳回了英國。謠言說人們以著名的愛爾蘭女巫為女校長起了小名為「摩里根」,然而單是「伊法魔尼」這個學校名稱就足以葛姆蕾相信,伊索神不知鬼不覺地成功抵達了北美,而且與徹頭徹尾的麻種結婚,建立了學校,甚至接收任何擁有魔法的人,不分純種與否。

家傳多代的寶貴魔杖被伊索偷走後,葛姆蕾就去她鄙視的奧立凡德魔杖商店購買了新的魔杖。為了確保她的姪女能夠不提前識破自己的到來,她模仿伊索當時的方法,秘密喬裝成男人,搭乘聖文徳號跨海到美洲。過分的是,她冒用伊索被謀殺的父親的名字偽裝,稱自己為威廉·瑟爾。葛姆蕾抵達維吉尼亞州後,繼續悄悄地前往麻薩諸塞州和葛雷洛克山。她在一個冷冽的冬夜抵達了山頂,並且打算對第二個伊法魔尼故技重施,殺了這對毀了她建立純種家族夢想的夫妻,偷走曾外甥女們(她們是家族的最後一支血脈),再帶著孩子返回女巫峽谷。

黑夜中,葛雷洛克山頂的巨大花崗岩建築映入眼簾。葛姆蕾往城堡的方向,向伊索和詹姆士施了強大的惡咒,迫使他們進入魔咒的深眠中。

接著,她發出嘶嘶聲唸著爬說語——蛇的語言。床頭那支衷心服侍伊索多年的魔杖,就這樣在她熟睡時微微顫動一下,然後失去作用。與這支魔杖共處如此多年,伊索從來不曉得手中的魔杖曾經屬於薩拉札·史萊哲林—霍格華茲創辦人之一,也不知道原來魔杖所使用的核心素材竟是蛇妖之角——而且是巴西利斯克蛇妖,蛇中之王。當時,據製杖者對魔杖下了指示進入休眠狀態。這個秘密已在史萊哲林家族中每一代的魔杖持有者之間流傳了幾個世紀。

葛姆蕾不知道的是,屋內還有兩個人沒有被她施法進入睡眠,因為她沒有聽說過16歲及14歲的查威克和韋伯。另一件她不知情的事是,這對兄弟的魔杖核心(杖芯)也採用了水蛇的角。這兩支魔杖並沒有受葛姆蕾的爬說語所影響,相反地,具有魔力的核隨著古老的爬說語震動。它們感受到自己的主人可能遭遇危險而開始發出低沉的聲響,聽起來和長角水蛇所發出的警示聲音一模一樣。

兩個布特男孩聽到聲音後起身、跳下床鋪。查威克下意識地往窗外望,看見樹林中葛姆蕾·根特朝著建築接近的身影。

查威克就和所有的孩子一樣,他們所聽說的、與所知道的,遠超過父母親的想像。伊索和詹姆士這對養父母或許認為自己已成功保護孩子不受殺人犯葛姆蕾的故事所影響,但他們錯了。查威克年紀尚小時,就曾偷聽到伊索在談論自己逃離愛爾蘭的原因。伊索和詹姆斯毫不曉得,從那時開始,查威克的夢中就時常出現一個老女巫穿越林子悄悄接近伊法魔尼的畫面。現在,他目睹自己的夢魘成真了。

查威克叫韋伯去警告父母親,並飛奔下樓,做出他當下認為唯一合理的事:他跑出城堡與葛姆蕾會面,阻止她進入父母睡覺的房間。

葛姆蕾沒有預料到自己會遇到一名青少年巫師, 剛開始,她低估了這名少年的能力。查威克熟練地格擋她的惡咒,一場決鬥就此展開。儘管葛姆蕾的法力遠比查威克高深,但僅決鬥幾分鐘,葛姆蕾就不得不承認這名天賦異稟的男孩被教得很好。在對著他的頭施了不少惡咒嘗試制服他、並將他逼向房屋的同時,葛姆蕾一邊質問他的家庭背景,她表示自己「不想殺害如此有天份的純種巫師」。

在此同時,韋伯正嘗試喚醒自己的父母,但葛姆蕾施的魔咒太強,就連葛姆蕾的喊叫聲與惡咒擊中建築的聲音都無法讓他們醒來。韋伯因此決定狂奔到樓下,加入屋外激烈的決鬥。

二比一的對決讓葛姆蕾的情況更為棘手。此外,布特兄弟的魔杖採用了相同的物質,一起用於對付共同敵人時會使魔力加乘十倍。即便如此,葛姆蕾的黑魔法依舊足以與他們匹敵。決鬥已經演變得水深火熱,葛姆蕾大笑著告訴兄弟兩人,如果他們能證明自己血統純正就放他們一條生路,而查威克和韋伯則堅決要阻止她接近自己的家人。牆壁被擊破、窗戶玻璃碎裂,但伊索和詹姆士仍舊沈睡著,直到睡在樓上的雙胞胎女兒被吵醒,因為恐懼而放聲尖叫。

尖叫聲頓時破解了困住伊索和詹姆士的魔咒。決鬥的混亂和魔法都無法喚醒他們,卻是女兒們害怕的尖叫聲成功地解除葛姆蕾的惡咒。愛的力量之強大是葛姆蕾所無法理解的。伊索對著詹姆士大叫,要他去找女兒們,她自己則衝去幫助養子們。她的手中緊握著史萊哲林的魔杖。

直到伊索舉起魔杖對令人憎惡的阿姨發動攻擊,她才明白,儘管這支魔杖曾給過她許多幫助,現在在她手中早已和地上撿起的木棍沒有兩樣。葛姆蕾感到沾沾自喜,她將伊索、查威克、韋伯逼向樓梯,此時她才聽到外甥女們的哭泣聲。葛姆蕾終於抵達了雙胞胎女孩的臥房前,她轟開房門,看到抱著必死決心的詹姆士站在搖籃前要保護女兒。深深的絕望感讓伊索忍不住大哭,她已經開始語無倫次,只聽得出話語中夾雜著伊索被殺害的父親的名字。

此時出現巨大的劈啪聲響,屋內的月光被遮蔽,地精威廉突然出現在窗台上。在葛姆蕾尚未了解狀況以前,一支毒箭就穿過了她的心臟。她淒厲的尖叫聲傳到方圓百里外。這個老女巫為了讓自己成為不死之身,血液中充滿著黑魔法,這些惡咒與地精的毒液起了化學作用。她開始僵硬脆化,最終碎裂成了滿地的砂礫,而奧立凡德魔杖掉落到地上之後爆炸。葛姆蕾根特最終所擁有的,只剩一地的沙塵、破碎的木棍、和燒焦的龍的心弦。

威廉拯救了伊索一家人。然而面對他們的感激之情,他只是憤怒地咒罵著伊索,因為他發現伊索近十年來竟從沒呼叫過他的名字,只在遭遇生命危險的恐懼下才想到他。機伶的伊索沒有告訴他,她當時呼喚的威廉其實是指她的父親。能夠見到聞名已久的地精,詹姆士高興到忘了地精對於大多數的人類並沒有好感。他緊握著滿臉困惑的威廉的手,告訴威廉他有多慶幸自己選擇以地精為伊法魔尼的學院之一命名。

許多人深信,是詹姆士對他的這番盛讚與感激軟化了地精威廉的心。隔天,威廉和他的地精家族即搬進了屋內,儘管他們依然故我地在嘴上抱怨,但仍舊協助他們修復葛姆蕾造成的損壞。接著,威廉宣稱,由於巫師實在太柔弱了無法保護自己,他決定與他們立下保護條約並收取大筆金額,開始擔任學校私人保全/秩序維護者。

史萊哲林的遺澤

自從葛姆蕾使用爬說語對史萊哲林的魔杖下達指令後,魔杖始終維持無法使用的狀態。伊索不會爬說語,但無論如何,她也不想再碰觸這支魔杖了,這是她不快的童年所留下的最後回憶。她和詹姆士將這支魔杖埋在學校外的地底下。

一年之內,魔杖所埋葬的地點長出了某種不知名的蛇木樹,無論如何砍伐或摧毀它都不成。幾年後,人們發現這棵樹的葉子具有強大的醫療效果。這顆樹佐證了一件事實:凡事皆有正反兩面,一如史萊哲林的後代並非全是壞人,史萊哲林的魔杖也同理,除了壞事外也能做好事。而史萊哲林所留下最美好的遺澤,似乎都在美洲這裡了。

伊法魔尼學校的茁壯

伊法魔尼的名聲在接下來幾年內穩定地茁壯。花崗岩小屋變成了城堡,隨著學生人數增加,更多老師被招募進來。現在,美洲各地的女巫和巫師孩子都被送往伊法魔尼就讀,伊法魔尼轉為寄宿制學校。19世紀時,伊法魔尼已經享譽國際。

多年以來,伊索和詹姆士始終一起擔任校長,許多屆學生都將他們視作家人一般愛戴。

查威克相當功成名就,成為四處遊歷的巫師,出了七本書《查威克的魔力第一集–第七集》,被伊法魔尼採用為教科書。他娶了一位名叫荷西菲娜·卡德隆的墨西哥籍治療師為妻子。布特–卡德隆家族至今仍是北美最具聲望的巫師家族之一。

在「美利堅合眾國魔法國會(MACUSA,the Magical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創立以前,新世界相當缺乏巫師相關法律的實施。韋伯·布特後來成為了執法者,也就是現代的「正氣師」。某次遣返一名邪惡至極的黑巫師回倫敦時,韋伯遇見了一名在魔法部工作的年輕蘇格蘭女巫,與她墜入愛河。布特家族的一部分因此返回了倫敦家鄉,韋伯的後代皆前往霍格華茲就讀。

詹姆士和伊索的大女兒瑪莎是個爆竹。儘管瑪莎的父母與兄弟依舊深愛著她,生活在伊法魔尼對她而言還是相當痛苦,因為她無法施展任何魔法。最後,她嫁給一名來自波康圖部落的朋友的哥哥,從此以莫魔的身份生活。

雙胞胎的妹妹雷歐娜在伊法魔尼學校傳授黑魔法防禦術許多年。雷歐娜終身未婚。有謠言表示,與她的姊姊不同,雷歐娜天生具有爬說語的天賦,而她堅決不結婚是為了避免史萊哲林的遺贈流傳到下個世代。這個傳言從未得到伊索一家人的證實。(在美國的伊索一家並不知道,葛姆蕾不是根特家族的最後一位傳人,而且英國還有其他同系血緣存在。)

伊索和詹姆士都高齡超過百歲。他們親眼見證伊法魔尼從一間小屋變成了花崗岩城堡。當他們逝世時,一手創辦的學校已經變得聲名遠播,全北美的魔法家族都爭相搶著要送孩子前往就讀。他們雇用許多員工、擴建校舍、並施了高深的魔法保護學校不被莫魔看見。一言以蔽之,當時夢想著進入霍格華茲就讀的小女孩,如今自己在北美創建了一所學校。

今天的伊法魔尼

有鑒於創立人之一是莫魔,大眾或許會期望學校採民主作風。事實也確實如此,伊法魔尼成為公認最民主、最有教無類的偉大魔法學校之一。

伊索和詹姆士的大理石雕像被設立於伊法魔尼城堡的正門兩側。大門敞開即可看見圓形的大廳,上方為玻璃穹頂。大廳內二樓高的地方,建有環繞大廳一圈的木製露台。除此之外,大廳幾乎沒有多餘的東西,只有另外四座代表四個學院的木製雕刻:長角水蛇、貓豹、雷鳥、地精。

新生列隊進入圓形大廳時,其餘的師生都會在上方的環型露臺上觀看。新生靠著牆繞成一圈站好,並一個個被叫去,站在刻在大廳石地板的正中央的戈耳狄俄斯之結上方。在全體師生的一片靜默中,大家都等待著具有魔力的雕像有所反應。如果長角水蛇學院想招攬該學生,鑲嵌於額頭上的水晶就會發亮。貓豹學院想要學生的話會發出嘶吼,雷鳥會振翅飛翔,而地精則會揚起手中的弓箭。 如果有不只一個學院雕像表示招攬學生的意願,那麼選擇權就落到了學生本人身上。這情況非常罕見,或許十年只會發生一次,而瑟拉菲娜·皮奎里就遇到了——四間學院都想要招攬她。她在1920年代時擔任美國魔法國會首長長達數年,是當時聲望最高的女巫。而她選擇了水蛇學院。

有些人說,伊法魔尼的四個學院就是巫師或女巫的縮影:長角水蛇代表智慧,貓豹代表軀體,地精代表內心,雷鳥則代表靈魂。也有人說,水蛇學院偏愛聰穎愛讀書者、貓豹學院崇尚勇士、地精學院多為心地善良的醫者、而雷鳥學院則多為喜好冒險之人。

霍格華茲和伊法魔尼之間明顯的差別不僅止於分類儀式,儘管這兩間魔法學校有許多相似之處。待學生被分配到各學院後,會被引導至一個巨大的廳堂,他們會在那裡選擇自己的魔杖(或者說,由魔杖挑選主人)。直至1965年廢除拉帕波法律以前,北美魔法界仍遵行著,對於保密協議有非常嚴謹的規範,所有孩子在前往伊法魔尼就讀之前皆不得持有魔杖。此外,假期間魔杖也不得攜帶出校。只有年滿十七歲的巫師及女巫能夠合法於校外攜帶魔杖。

伊法魔尼學校的長袍為藍色與莓紅色。這樣的配色是為了紀念伊索和詹姆士:藍色是伊索最喜愛的顏色,而且她幼時曾夢想成為霍格華茲雷文克勞學院的學生;紅色則是出自詹姆士愛吃的蔓越莓派。所有伊法魔尼的學生都會以金色的戈耳狄俄斯之結固定校袍,紀念伊索於最初的伊法魔尼小屋廢墟中找到的胸針。

直至今日,仍有許多地精在學校工作,抱怨聲依舊,因為他們堅稱自己並不想要留在那裡。然而許多年過去,地精仍然在學校神秘地出沒著。有一名特別年邁的地精,會對「威廉」這個名字有所反應。有人說他就是當年拯救伊索和詹姆斯的地精,他對這個說法只是一笑置之,並表示若是那個威廉還活著,早已三百多歲了。然而,至今仍沒有任何人能證實地精的壽命究竟有多長。威廉不讓任何人擦拭校園入口的伊索大理石雕像。每逢伊索的忌日,他都會在伊索的墳墓放上幾朵五月花,而且只要任何人粗心地在他面前提起這件事,就會讓他大發一頓脾氣。

發現更多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