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

美国魔法国会于1693年成立,在美国当地被巫师及女巫简称为MACUSA(一般发音为:Mah – cooz – ah)。当时,全球的魔法界已经到达一个临界点,开始考虑如果打造一个有组织性的地下社会来自立自助,是否生活会变得更自由、更快乐。受到塞勒姆猎巫事件的影响,这样的感受在美国尤其强烈。

美国魔法国会的架构类似英国的巫师评议会,巫师评议会即是魔法部的前身。来自北美各地的魔法界代表,经选举成为国会成员并制定法律,以期监督和保护美国的魔法人口。

美国魔法国会的首要目标是消灭境内的“肃清者”。肃清者是堕落的巫师,为了一己私利而猎杀同类。执法方面另一项艰难的挑战,则是远从欧洲及他国逃到美国的魔法罪犯日益增多。罪犯会逃逸到美国,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执法机制尚不完善。

美国魔法国会的第一任议长是约西亚・杰克森。这名好战的巫师会被投票推举任职,是因为其他代表同僚认为他的魄力足以应付塞勒姆巫审后所面临的困境。

美国魔法国会初创立的头几年,开会地点并不固定,他们在不同位置举办会议以免吸引麻鸡的注意。

执法机制

杰克森议长的首要任务之一是招募傲罗并加以训练。美国第一批由自愿者所组成的傲罗在美国魔法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傲罗的数量之稀少,必须面临的挑战又如此巨大,当他们自愿加入傲罗行列时,就已经做好了可能需要牺牲生命的心理准备。此后的数代傲罗巫师及女巫,在美国都受到相当的尊重。最早的十二位傲罗如下:


威尔海姆・费歇尔
瑟达德・冯塔纳
刚度富士・葛瑞夫
劳勃・葛林斯汀奇
玛莉・乔安西
卡洛斯・洛佩兹
蒙哥・麦克达夫
科马克・奥布莱恩
亚伯罕・波特
贝希尔德・罗氏
赫尔穆特・魏斯
查莉蒂・威尔金森

这十二个人当中,只有两位活到老年。一位是查莉蒂・威尔金森,后来成为美国魔法国会的第三任议长;另一位是瑟达德・冯塔纳,他的直系子孙艾吉尔伯特是伊法魔尼魔法与巫术学校的现任校长。值得一提的是,刚度富士・葛瑞夫的家族在美国魔法政治圈影响力相当大。而经过了几个世纪后,热心的系谱学家才揭开了亚伯罕・波特与著名的哈利·波特之间的远亲关系。

各项挑战

美国的环境对魔法人士来说并不友善,主要是因为部分肃清者后代选择融入麻鸡的社会生活,而麻鸡社会对魔法的存在始终存着疑心。麻鸡的政府和美国魔法国会没有合作往来,这一点与大部分的西方国家不同。

起初,巫师和女巫们在阿帕拉契山脉的建造一幢施了咒语的建筑,作为美利坚魔法国会的总部。但渐渐地,偏远位置所造成的不便愈加明显,因为巫师和麻鸡一样,大多聚集在都市工作及生活。

1760年,美国魔法国会迁址到弗吉尼亚州的威廉斯堡,也是国会议长索恩顿・哈卡威的家乡,他的事迹相当丰富。燕尾狗的培育要归功于索恩顿议长,这也是他的兴趣之一。燕尾狗是一种外形与杰克罗素猎犬极为相似的狗,两者区别仅在燕尾狗的尾巴是分叉的。燕尾狗对于非魔法人口的侵袭,和它们对魔法界的贡献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幸的是,议长哈卡威培育的燕尾狗群凶暴地攻击了当地的麻鸡,麻鸡遭遇攻击后嚎叫了整整48小时。攻击事件严重违反了保密法,导致哈卡威黯然下台。(威廉斯堡身为全美第一座设立精神科医院的城市,这或许并非巧合。议长哈卡威住处附近时常被目击离奇事件的发生,或许意味着那些入住精神科医院的麻鸡们其实根本没有发疯。)

美国魔法国会再次迁址至巴尔的摩,国会议长艾伯尔・弗莱明的居住于此地。然而独立战争爆发后,麻鸡的国会也搬到这座城市,置美国魔法国会于相当紧张的处境,他们因此再度迁移,地点就是如今人们所知的华盛顿。

1777年,国会议长伊丽莎白・麦吉利葛蒂在新地址主持了充满争议性的辩论“国家或种族?”。上千名来自美国各地的女巫及巫师涌入美国魔法国会出席这场盛大的辩论会,甚至因此必须施法增加地下大会议室的空间。讨论议题如下:魔法界应该效忠所居住的国家,还是遍及全球的地下魔法界?对于英国麻瓜的解放运动战争,魔法界在道德上是否有义务提供协助?或是一言以蔽之,不该参与不属于自己的战争?

支持及反对的争论持续蔓延,局势越来越激烈。赞同干预者的论点是有机会拯救生命,反对干预者则表示巫师参与战争可能有魔法界曝光的疑虑。猫头鹰被派送至伦敦的魔法部询问参战意愿后,只得到四个字的响应:“作壁上观。”麦吉利葛蒂的回复甚至更简短:“别多管。”尽管美国的巫师和女巫没有以任何官方的形式参与战争,但仍时时以行动暗自保护麻鸡邻居。此外,魔法界也会(暗地里)和全国人民一同庆祝独立纪念日。

1790年,美国制定了史上最重大的法律之一。当时美国魔法国会通过了一项巫师与麻鸡之间的族群隔离法令,它以制定人埃米莉・拉帕波特议长的名字命名,被称为“拉帕波特法律”。拉帕波特法律的由来与某次严重违反国际保密法的案件有关:宝藏与卓锅管理者的女儿与一位肃清者的后代,差点导致全球的魔法界曝光。拉帕波特法律通过后,美国境内任何巫师与麻鸡的联姻,甚至私交都构成违法。

美国魔法国会设址于华盛顿直到1892年为止。那一年,大脚怪的意外叛乱导致另一起违反保密法事件发生,而历史学家将大脚怪的叛乱责任归咎于艾琳・尼丹德。尼丹德是类人类魔法物种保护组织的领导,她滥用职权攻击被判定为“行为失当”的大脚怪。大批涌入华盛顿的大脚怪导致事后不得不使用了大量的遗忘咒,总部也花费了相当的人力进行修复。

美国魔法国会势必要找寻新的隐蔽地址,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巫师们渗透进入纽约一栋新建筑的建造团队。伍尔沃斯大楼建好后,就成为了麻鸡与巫师共享的建筑(必须施以正确的咒语才能转换空间给巫师使用)。美国魔法国会新址在外观上的唯一标记,就是刻在入口上方的猫头鹰图示。

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魔法国会

和其他魔法政治组织同理,魔法法律执行部也是美国魔法国会中最庞大的部门。

直到20世纪20年代,拉帕波特法律还维持着运作。美国魔法国会与英国的魔法部的运作方式也有所差异。举例来说,美国魔法国会设有管制麻鸡与巫师交流的子部门,还有核发“魔杖许可证”的办事处,因为在美国魔法界,每一名市民与游客都必须随身携带“魔杖许可证”。

美国与英国之间,关于现代魔法政府的最大差异之一就是对于重犯的惩治。英国的魔法重犯会被送到阿兹卡班,而美国最严重可能判以死刑。

20世纪20年代,美国魔法国会的议长是来自乔治亚州萨瓦纳的瑟拉菲娜・皮奎里。魔法法律执行部以珀西瓦里・葛瑞夫为首,他是十二名傲罗元老当中的刚度富士・葛瑞夫的后代,声望崇高。

WB WBC3 Macusa Newt
探索更多
神奇动物在哪里